樱祭Sakura🌸

杂食……嗯

【伞修】序曲(二)

依旧没能让叶神出场,之好硬生生的拉过来一段

文里安夏的分析是能实现的,只是我缩了篇幅,可能会出现bug

前文戳我主页吧,背景一定要看……












叶修看着这个主动加好友的神枪手的ID愣了一会儿,自己刚刚拿下首杀时这人就发来了申请。

“离夏……”不自觉的念了一遍,看那人灰色的头像也没有停顿太久,关掉了窗口后继续刷副本。

想什么呢,叶修暗暗鄙视了自己一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
六

无论安夏的声音多么模糊,苏沐秋却是听得真切。一时语塞,这么无理的请求他着实没想过安夏会答应。明明他们连认识都算不上,安夏到底为什么要帮他。

大概是感受到苏沐秋的不适,安夏没有停顿很久“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感觉到那人平静了些后,继续说“我有说过我研究课题的时候有见到过你这种情况的说法吧,那是一个关于性情大变的研究。说实话,一开始我是不相信的,毕竟这种东西太玄。”

“可是……你出现了。”安夏的声音一向很冷清,此时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年华“一个身体里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灵魂,使者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你的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苏沐秋此时突然觉得安夏的声音原来那么冷,让他全身都有些发凉,他想让安夏不要说下去了,但声音却像哽住了一般,空余一堆乱七八糟的字词在心里乱撞。

“我的灵魂快要消散了。”说完,安夏长舒一口气,大概是闷在心里的话终于讲出来了觉得轻松不少,“啊,这种被提前宣判死亡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受。”

空气中无法忽视的窒息感逐渐蔓延开来,过了良久苏沐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也许,就是搞错了呢。”

“再说吧。”安夏笑了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的样子,转而换上一种调笑的语气说道:“所以不如带你回到你的环境里,也省的到时候吓到你朋友。”

“说的好像那样就吓不到一样。”苏沐秋嘀咕一句,“那谢谢……还有,对不起了。”

“没什么对不起的,早就注定的东西,与你无关。”黄昏微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氤氲出一片暖色,细碎的尘埃跳跃在暮光中,“不过谢谢我就接受了啊,我也觉得我很好。”察觉到突然闯进屋子的那缕光线,安夏走近窗口,那天幕已被染成绚丽的红。

“嘿嘿,收拾收拾出发吧,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了。你说你之前荣耀玩的特别好对不对,也是神枪手?那教教我怎么样。”

“好啊,你先把手速练上去再说。”真是再沉重的欺负被他这么一说都搞得想要打他,苏沐秋想,眼前的霞光仿佛比往日的都要张扬。

七

“所以你觉得,叶修他不应该会选择退役?”此时的安夏正慢慢地向H市的飞机场外走着,一路上听苏沐秋讲了不少他的事情,“那我们就去嘉世附近吧,如果事发突然的话叶修是不会走远的。”

“抱歉,我还真没想过怎么找到他……”光是想着来H市,可是苏沐秋来了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知道叶修在哪。

“照你的说法,不如从网吧找起,以嘉世为中心就好。”安夏叹了口气,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所以我建议先买张地图。”

“啊?”苏沐秋明显的还处在状态外,对安夏突然说的计划就没有反应过来,很给面子的发出了一个带有强烈疑问的音节。

“你不是说,他沉迷网络无法自拔,其他的都不会嘛,我管你原话是什么,反正就这意思。那不从网吧找从哪找。”安夏拧了拧眉心,颇有些无奈。“所以先坐车去嘉世吧,别的再说。”

“哦,你怎么反应那么快,还挺厉害的嘛。”苏沐秋清楚的明白他是被鄙视了,不自觉的就揶揄了他一番,然而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安夏就那么大大方方的接受了。

“是啊,我也觉得我很厉害。”安夏笑笑,坦然的接受了苏沐秋的赞美,就好像没有听出他的话外音一样,“所以啊,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承接到我的记忆和素养,要是承接到了可别浪费啊。”

“什么跟什么啊,你这人也是不要脸到一定程度了。”听到安夏回答的苏沐秋顿时连说他的欲望都没有了,说了也没用。

“不过进了网吧怎么找人啊,总不能就喊叶修吧。”安夏走出飞机场,伸手想要拦一个士,一边和苏沐秋讲话,完全没有注意周围人奇怪的目光。苏沐秋想了想,叫叶修确是有些不妥,尤其是叶修并不认识安夏,这样找人怕是会被当做黑社会,“就说找君莫笑吧。”

“君莫笑?第一天拿首杀的那个?”

“嗯,他一定就是叶修。”那把千机伞他一定不会认错的。

“啧,你早这样说不就好了,直接去问啊,废那么大劲干嘛啊。”听苏沐秋这么一讲,安夏就直接想给他一锤,这人重生了一次脑子丢了吗?呃,他这会儿好像确实没有脑子。

这可能是……鬼使黑白?

???

【伞修】序曲(一)

欢迎收看作者搞事系列,背景及注意事项请戳→http://yingji535.lofter.com/post/1ee91042_10f64198

强调,有原创人物。

ooc预警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第一章搞得我想撞墙,压缩剧情有点像小段子,文风又抽了,实在不行就当个前情算了。






一

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被自己掌控绝对是一件惊悚的事情。

苏沐秋意识苏醒的时候就看到眼前的景物像第一视角的电影一样放映,瞬间惊的无法思考。外界纷杂的声音依然能够传入自己的耳朵,却听不真切。那种感觉就像是独自站在了一座荒岛上,海洋那边的景色明明看得见,但是自己却依旧孤立无援。

他想闭上眼睛,却发现,他做不到。只能继续呆看着眼前景物的转换微微出神。周围的声音渐渐的剥离繁杂,总算是摆脱开了那晕眩感,被冲散的清明也开始淅淅沥沥的回笼。

这时,苏沐秋才反应过来,他应该已经死了才是。

没错的,车辆装上的那一瞬间,满眼的血红。意识几乎在一瞬间被冲散,超越身体极限的疼痛让全身直接麻木了。那一瞬间让他觉得,死亡,似乎没有那么可怕。

只是,他还要活着,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去做。

当黑暗的潮涌满进他的脑海的时候,他唯一能抓住的只有,我还要活着。

只是现在是什么状况。苏沐秋从回忆中抽出身来,尝试着将注意力投放到眼前的景物上,希望能从中找出些许蛛丝马迹。蓦地,他注意到不远处的年历上大大的印着20××。

什么情况?他穿越了?

二

苏沐秋一心认为他穿越了,还是穿在了一个有灵魂的人身上。而且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他总觉得这人跟自己长得有点像。

苏沐秋无数次尝试着去控制身体的动作,都是以失败告终。身体的主导权在另一个人的手里,而那人好像是个学生,虽然不像是普通的学生。每天跟着他听课的苏大大是叫苦不迭,就好像语言不通一样。一天天的除了神游什么都不能干。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身体的主人好像为了做一份课题研究报道彻夜的忙,等那人终于忙完的时候,苏沐秋猛地发现,他可以控制这具身体了。

那会苏沐秋看着那些宛如天书一般的文字觉得无聊的很,习惯性的想要伸一个懒腰,忽的发现,这具身体真的做了这个动作。惊喜感冲上心头,“苏沐秋”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可以说灿烂的有些瘆人了。

苏沐秋立刻站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腿,好奇的像一个新生儿。可是,当他大步的打算向外走时,刚迈出一步,身体就停在那不动了。

身侧的玻璃将脸上疑惑的神情映得真切——夺回主导权的原宿主惊奇的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站起来了。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让我多兴奋一阵能怎样啊。”虽然知道他听不到,苏沐秋还是忍不住的想吐槽。

哈,苏沐秋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刚刚是直接累到无意识了。

三

“我知道你在。”

苏沐秋对着纸上娟秀却不是大气的一行字发愣,之后他就看到那只手继续写着:

“我叫安夏,你呢。”

“你出不来么。”

“那你要怎样才能出现。”

等这三句话写完,苏沐秋简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对方大概是想等他的回复故意时间间隔大了些,只是……

苏沐秋在心中默默的翻个白眼,强压下骂人的冲动。我出不来啊!

后来,安夏是在他再次精力透支的时候见到了苏沐秋的答复。

“我叫苏沐秋,你昏过去的时候我才能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

“另外,你可以说话,我能听到。”

之后,苏沐秋就看到安夏在后面工工整整的写下两个字。

“猜的。”

苏沐秋直接气的眼前一黑。垃圾话刷刷刷的全部蹦了出来。怕什么,反正他也听不到,苏沐秋想着,再不说两句我简直要闷死了。

说猜的当然是开玩笑的。安夏缓缓说到:“之前做一个课题研究的时候,有看到你这种情况的相关资料。而且我好像能察觉到你的情绪。”之后稍微顿了顿,补充到,“刚刚你好像被我气着了。”

能不能不要用一种冷漠的语气说这种话。

四

课题告一段落的安夏体验了一把难得的清闲。有几个朋友约他荣耀十区开服时一起玩,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安夏之前玩过荣耀,不过后来因为参加课题没时间玩的原因,帐号卡都不知道扔哪去了。只是当他插卡登录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股激动的情绪。

这当然不是来自于他的,而是来自于苏沐秋。

“喂,你怎么回事啊,那么明显的漏洞你开什么玩笑。”

“注意身后啊,这点常识都想不到吗?”

……

苏沐秋在见到荣耀的时候手痒的特别想自己来一局。可是,他做不到。于是只好在安夏操作的时候疯狂的吐槽,如果安夏听得到的话估计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君莫笑的出现在意料之外,当君莫笑的首杀登上公告时,安夏明显的感受到了苏沐秋异样的情绪。没多想什么就戳了一下君莫笑的资料,之后就愉快的接收到了更强烈的反应。

“认识?”安夏小声嘀咕一句,知道苏沐秋说话他也听不到,之后就顺手发去一个好友申请。

五

凌晨睡着,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安夏突然听到了一道温柔的男声。只是那人的语气有些抓狂。怎么说呢,就像是刮得稍微迅猛了一些的春风,明明本质是温暖的,吹来时却带了些凛冽的味道。

“你总算是起来了,你知道我盯着一抹黑却偏偏睡不着的感觉嘛。”

安夏坐着没动,突然打破的生物钟狠狠地提出抗议,脑海里一片混沌。过了一会等脑内清晰了,才慢慢的说:“苏沐秋,我好像,能听到你说话了。”

迎接他的是对方惊到的一句“什么?!”

“挺好的,我们以后交流容易些。”安夏看上去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起身倒了杯水,小口啜着。

“不是,你真的能听见了?”苏沐秋心情激动得很,终于不用忍受说话也没人听的郁闷情绪了,如果这会他有一具身体估计会跳起来。

“真的,骗你干什么。”放下水杯,想了想还是打开电脑,想着随便看些什么,就突然看到有人发给自己的消息。

“安夏,安夏,安夏!!!叶神他……退役了!”

对方用了不少省略号,显然情绪有些激动,通过安夏视角看到的苏沐秋也猛的一惊,“叶神?是叶秋吗,他退役了?”

“看来是。”安夏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却又一一删去,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关掉了聊天窗口,转而搜索了一下叶秋退役。

嘉世发布的视频就排在第一位上。苏沐秋的声音已经明显的染上了急切的味道,“怎么回事?”

“看看就知道了。”说着点开视频,看见一叶之秋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一直到结束,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良久,安夏听到苏沐秋开口说“可不可以,带我去H市。”这时的声音里带着一种磨砂的味道,让安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好。”在寂静即将吞没一切的时候,苏沐秋听到了那人的回应,近乎微不可闻。








那、那个什么,这真不是穿越啊,不是穿越,不是穿越(你够了,明明和穿越差不多。)

连接好像点不开,找前情的话点我主页吧。

背景我有写的……真的。

我我我……原创人物戏份太多我也很绝望啊。

今天先不发了,我再改改,然后再多写点再发……

坚持第二篇要让叶神出场……

【伞修】序曲(小序)

非常不负责任的来开坑……

好吧,虽然也没有多少人看。

为什么说不负责任……目测在我空闲的日子里这篇是一定写不完的……

好吧,废话不多说了,本篇是一个小序,主要是说一下背景什么的。

ooc预警,注意避雷。

以上算是注意事项吧。






死亡,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一般情况下,灵魂和肉体会在同时死亡。这时候一个人是真的死了。

可是往往会出现另外的情形。

有时,一个人的灵魂消亡了,但是他的身体却任然具有生机;或者,一个人的肉体死去,而他的灵魂却依然存在着。

可是,却很少有人发现这些。

那些任然具有生气的躯壳被火化,依然存在着的灵魂因为无处可栖而消散。

但,后来,渐渐兴起了一派解决这种现象的灵体,未亡的灵魂与躯壳相配的人慢慢增加。

有时,有些人突然性情大变,也许,他就是换了一个人呢。






“哎呀,这个人的灵魂还活着。”一个半长头发的女孩跳到那浑身是血的男孩身边,奇怪的是好像没有人看到他们。“那么重的撞击竟然还没有被撞散,还真是幸运啊。”

另一男子也慢慢的踱过去,倾身查看了一下刚刚离开躯壳的灵魂,道:“也不一定是幸运,或许是执念很深吧。”语音刚落,就见他皱了皱眉,“创伤了。”

“唉唉?很严重嘛,能好吗?”一旁女孩听男子这么说,语气稍稍焦灼起来。

“意识很顽强……不过想要修复的话,也得过个七八年吧……”

“啊,没有躯壳的灵魂是存在不了七八年的吧。”女孩有些懊丧,“而且,没有有意识灵魂存在的躯壳也活不过那么长时间啊。”

“所以只能赌一把了。”男子的情绪似是没有太大的起伏,迅速的给灵魂下了一个保护咒,“找一个暂时还有活着灵魂的躯壳。”

“您的意思是……”女孩顿了顿,却还是启动咒阵开始寻找符合条件的躯壳。

“啊,找到了。B市一个男孩,这会躯壳大概有十岁吧,但他的灵魂怕是五十多岁了。如果这个样子下去,大概十年左右他的灵魂就会死去了。”

说完,偏头看了看那个男子,见他没有说话,又补到 “这已经是最近的结果了。”

“那就这样吧。”男子重新启动了一个咒阵,“看他运气如何了。”

咒语发动,受伤的灵魂在温和的绿光中消失,不一会,象征着成功的七彩华光就像一个活泼的孩子一样在男子身边跳跃旋转。

“走了。”

“嘻嘻,是,大人。”








还有一个设定……就是长相会受灵魂的影响。

这个吧来自于我对伞哥脸的执念……不太重要。

另外,本篇出现的女孩和男子以后会出现,不过得很久以后了,正文里总共也就那一处戏份。

不过伞哥附身的人是一个原创人物,戏份可能不会少,易引起不适。不过我会尽量减缩。

原创人物戏份太多是不是不适合写同人啊,要是太多人不适的话就不写同人了……

希望大家喜欢吧……

【伞修】故人归

上篇也一起放进来了,看过上篇的麻烦多拖一会儿了……

cp伞修

相信我,这个真的是糖……

ooc预警

超自然现象出没,严重违背科学的一颗糖。【摊手】

接受的话……下面放文。






从那个被称作幻境的地方出来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有时候叶修还是会想到那时在幻境中沐秋成年后的模样。很有爸爸的味道,虽然叶修觉得苏沐秋要是知道自己那么形容他估计和他吵一天。

总的来讲,叶修不后悔那次犯险,虽然也着实让大家担心了一把,但是能再见到苏沐秋,还是长大后的模样,总归是值得的。

“叶修,你赶紧的吃点东西,再这么玩下去你就要成干尸了。”苏沐橙有些着急的声音传入叶修的耳朵,那边联盟女神看叶修趴在电脑前将近一天就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响。

这人真是的,前个月还玩了个失踪急得大家团团转,每天都有一堆人聚在兴欣就跟坐旋转木马似的,转的人眼晕。这会回来了倒好,又开始一天天的蹲在电脑前,颇有一番以后就要跟电脑过的架势。

对此,苏沐橙也表示很无奈,她能怎么办啊,她一个姑娘家的对着叶修这个还有点虚胖的大男人也扛不动拖不动的,除了能吆喝几嗓子之外别无他法,关键这吆喝还不管用呢!

如此想着又看了眼叶修,果然那人依旧安稳的坐在电脑前,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得正欢。

嘿这,以前喊他还应一声,这次倒好,应都不应了。

一向乖巧可爱的联盟女神头一次有了一种想开启暴力模式的冲动。

呼,冷静。

管他呢,饿死再说去吧。

这边叶修还沉浸在荣耀女神的海洋里,苏沐橙到底喊了什么他根本就没听到,更别提应声了。那种再次失去的感觉并不好受。

如果说之前近十年的时间早就将苏沐秋的离去冲淡,那这次的事情则是再次将它勾起来了,十年前的那种无力感不可避免的再次蔓上心头,叶修不得不去转移注意,他清楚自己不能在这种情绪里沉浸太久,那无论与谁都没有好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回眼,叶修已经趴在电脑前,看样子是睡了。

苏沐橙早就不打算管那个沉迷游戏不能自拔的蠢哥哥,跟着陈果和唐柔逛街去了,可能顺便也拉上了楚云秀。一时间空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电脑屏幕幽幽的泛着蓝光。

叶修睡得并不安稳,有些迷迷糊糊的。

“唉,我说你,竟然就这么把一叶之秋送人了。”一道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有些颇有些无奈,伴随着的是有什么东西被轻轻盖在身上,暖暖的。“嗯,好吧好吧,这也不怪你,那段时间你过得也是辛苦,怎么样,没了哥不行吧。”

那声音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叶修还是处于睡着的状态,却又像是醒着,那声音他倒是听得清楚,想睁开眼看看,只是眼皮却似有千金重,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一叶之秋也就算了,你怎么把秋木苏就和我一起埋了呢,我那么值钱啊,还好我记得把他从墓里带出来。”

什么?叶修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的挣扎着想要将精神集中起来,“亏着你还能把君莫笑和沐雨橙风留着,不然看我不打死你,你以为造个银武容易啊。”醒过来,醒过来!叶修在心里叫嚣着,可也许是太累了,意识偏偏无法回笼。

早知道就不打游戏打这么疯了。

“行了行了,你赶紧休息吧,多睡会,别哪天猝……呸呸呸,我在说什么。总之先走了啊,你好好休息,别累坏了。”那声音说着,渐渐地往远去。

不,别走……我还没来得及看你一眼,该死,怎么就累成这样,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无论怎样,也总该让我明白。

那声音没再出现,叶修又挣扎几下,却抵不住困意,又再一次睡过去。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了,他看了看身上盖着的衣服,恍惚间又想起了那个梦,真是,自己怎么还会有那种不贴实际的想法。自嘲般笑了笑,伸了个懒腰,突然觉得有些饿了,便起身想着找点东西吃。

“啊,醒了啊。”刚走几步,就看到苏沐橙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个包装袋,嗯……闻起来挺香的。“舍得离开电脑了啊,喏,吃的给你。”说着,将包装袋往前一递,“睡觉都趴在电脑前睡,幸好你还知道盖件衣服。”

“哦,挺香的。谢了啊。”叶修笑嘻嘻的接过包装袋,却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愣了一下,“衣服,不是你盖的?”

“哪会是我啊,你傻了吧。”苏沐橙有些疑惑,“我那会还在外面逛街呢,不是你自己盖的?那会兴欣应该也没有人了才是。”

难道,那个不是梦。

这个想法让叶修无措起来,如果不是梦的话,如果那就是现实,那苏沐秋……

“喂喂,你怎么了!”苏沐橙看叶修眼神里满是不知所措的表现怔了怔,这样的叶修她有多久没见过了,上一次大概是哥哥走的那天吧。

“没事,我出去看看。”说着把吃的随便往桌子上一放,迈开腿就往外走。

这……这是没事的样子么。苏沐橙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哎,你饭还没吃。”

“啊……”苏沐橙表示完全放弃,叶修有什么事也不会和她说吧。又有些纠结的看了看那被扔在桌子上的早餐,想了一会也不知该怎么处理。

那等他回来再吃好了。

虽然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回来吧……苏沐橙撇撇嘴,打算开台电脑玩会儿游戏,却被熟悉的声音给打断了。

“沐橙?”

这大概是他头一次这么慌张,叶修想。冲出大门的他渐渐冷静下来后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压根不知道那个可能还活着的人在哪……

兜兜转转一圈以前他们曾一起走过的地方,苏沐秋的影子都没看到,肚子倒是先咕噜噜的叫起来。没办法也只能拖着身子打算回去。

“你这家伙,来了就来了好了,玩什么躲猫猫。”一边走着,叶修忍不住的嘀咕,心中多少有些不安。飘渺的希望往往是最折磨人的,就好像你手心里的一只蚂蚁一样。

只是若是他根本就没活过来呢。

叶修不由得又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这种违背科学的事情他竟然就那么信了,还那么急匆匆的跑出来,沐橙怕是吓坏了吧。

还是赶紧回去吧,叶修想,不自觉的又加快了步伐。

回到上林苑的时候,迎接他的果然是苏沐橙复杂的目光。叶修被盯得有些发毛,那目光可以说一言难尽,叶修刚想说些什么搪塞过去的时候,苏沐橙开口了。

“叶修,你赶紧再休息会儿吧。”叶修听到这话有些发愣,苏沐橙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可是叶修却从声音里听出了些许的喜悦。

有什么可开心的吗,还是他听错了。

“哦对,你的……早餐。”不等叶修多想,苏沐橙就把他出门前的的那个袋子塞到他手里。就推着他往二楼去,“好好休息啊……”

一直到走到房间门口叶修都是一头雾水。

压下门把手,推开门后,叶修就直接愣在了门口,五官清秀柔和的少年正坐在屋里,笑眯眯的看着他。

“叶大大,好久不见,不给一个爱的抱抱嘛?”

“你……”千言万语压在喉口,一时都让他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叶修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少年,他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身形还未完全张开而略显纤细,温和浅笑,眉目如画。

是苏沐秋,不会错的。

几乎不自觉的走了过去,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已在眼前。

很快的,叶修就将那股情绪平息下去,开口道“苏大大终于舍得回来了?”就好像苏沐秋只是远行归来一般。伸手将面前的人圈住,脸埋在那人颈间,深吸一口气。“苏沐秋的味道……”叶修心想。

“不走了?”

“嗯,不走了。”少年伸手揉了揉叶修的黑发,温和和声音还带着些少年的清凉“再也不走了。”

以下开启抽风模式……


“苏大大,这些年我送你的那些花是不是亏死了。”

“去你的吧,你以为我不知道都是沐橙送的啊。”

“胡说,我也送过好不好,你无缘无故的走了十年,怎么不有点补偿。”

“啧,我都是你的了你还要什么补偿。”

“嘿嘿,拿卡,先帮哥抢几个boss去。”

“叶大大,这十年不见,你节操都让你当饭吃了啊。还在我面前自称哥?”

“难道不是嘛,你看上去就是比我小啊。”

“……”

补:苏沐秋见到妹妹的时候(文风鬼畜预警)

苏沐橙开机的动作愉快的被那两个字打断了,抬头时就是一种懵一脸的表情。

苏沐秋看到妹妹的第一反映就是:唉,我妹妹真好看。

再看到那表情时,就变成:哎呀,果然可爱。

不过就是看上去有点呆(?)被叶修那货传染了?

某个妹控完全没有吓到了自家妹妹的自觉,直到苏沐橙颤颤巍巍的喊了一声哥之后才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哥哥?你……你不是……”苏沐橙觉得自己这会都不会说话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愣是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好在苏沐秋终于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我回来了……就是,活过来了……”

苏沐橙表示我有点方。

不过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哥哥,在呆了几秒之后就一个飞扑扑到了自家哥哥身上。

于是,苏沐秋被扑的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有没有考虑过他现在还是一个十八岁的身架啊……

但是当然,什么都阻挡不住一个妹控宠妹妹的心情,顺手就揉了揉自家妹妹的头。

“呃,那个,叶修呢?”跟自家妹妹腻够了,某只苏大大才突然想起叶修的存在,四处看了看不见叶修,只好问苏沐橙。

苏沐橙表示,某只修一醒来就跟中了邪似的窜出去了。

苏大大扶额,给叶修的智商点了个蜡。

再摸一波群宣。

哑舍的语c群,门牌号见图。

群里可水聊,成员都很和善哒。

禁黄豆颜表,语音,图不禁,但斗图啥的还是省了吧。

另外群文件里有白露姐姐传的哑舍表情包哦,这个可以随便发……(?)

空皮的话,主人物就赵高,拟物空皮很多,说实话……我们特别盼望一个赵高来。

另,进群改皮,100+自戏,公屏微审,24小时之内不上交者,踢。

不禁白,小白的话,群里有子冈小哥哥传的手册,就算你自己懒得百度最起码把那东西看完。

ooc可以理解,但不要过分。后台水聊无所谓,但麻烦水聊带套。

最后欢迎来敲门哦。

随手涂一个……日常不知道画的什么系列,毫无疑问的草稿……看看就算了啊。

我也是服了自己了……

一个短篇费那么大劲,下篇到现在没码完。

对自己有些绝望

描写直接卡住,完全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我是不是没救了QAQ